泠露.卡文迪许

“我也在用我的方式吊唁已死的那个自己。”

不入流刀子写手,发糖希望渺茫。
偶尔画画,日常居多,三观不正谨慎观看
婉拒一切形式的撕.逼。
感谢观看。

[原创/熵焓]Welt

*梗来自《welt》这首歌。
*cp是自家孩子——奈栾熵x安芷晗。
*奈栾熵视角。

秋日的阳光照射在地面上,投射出破碎的痕迹,窗外万物凋零,枯萎的树叶在空中无助地飘飞着,如同断线的风筝,漫无目的地奔赴死亡。讲师的话语仍在脑海中盘旋不休,宛若恶魔的呢喃——专业知识已不再重要,成绩也不再具有成效,一切都变了。
我已然开始遗忘,企图摆脱过去的枷锁,重新开始生活,可她的离去也带走了一大部分的自我,我在黑暗中迷失,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安芷晗,我这样质问着,你为什么要弃这个世界而去,可回答我的只有凛冽的寒风。有时候,我会突然失去对自我的感知,就好像我也已经不存在了,我知道,错的是我,都怪我没有体察她的感受,明明...

[心障pa/磷相关]无面人

*文风极其狂乱,请注意避雷。
*描述中若有谬误还请见谅。
*其实磷差不多是我本人的写照,至于具体的还是在文中看吧。

欧若拉·赫丝芙洛丝——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无数奇异的想法在我脑中盘旋,它们跃动着向上飘去,湮没在暴风雨前的雷云之中。人们自梦境苏醒而来,带来了不断翻滚着的闪电,一切旋转着上升,在黑色与灰色之间自我了结。我是坐在这,又消失在天际,被杂乱无章的想法托着,升向一个没有任何痛苦的新世界。我在尖叫,却又没发出声音,整个世界的尖啸声淹没了我,踏着云层而来,夺去了我仅有的愤怒。只要杀死他,那个声音这么说着,便不会再有退路。这是现实吗?亦或是无边的梦景?知更鸟已经死了,在地...

你们所说的那百分之一的概率,对于我们患者而言,就是百分之百啊。
我还是没能脱离自己的噩梦,我无法接受自己患病的现实,也对这生活提不起半点兴趣。我渴望着能有什么人成为我的救赎,成为我的光,但事实还是告诉我,这一切都要由我自己扛着。
因为我是特殊的,是背负着虚假现实的患者,我的抗争注定永远不会停止。

补全了一年前的填词。
给氯写的。
「为了爱与和平。」

[克苏鲁神话体系]舞蛇者

两年前的稿子,逻辑不通请谅解。

“嘿,孩子,想来看个有趣的事情吗?”

这个夏日异常沉闷,没有任何人愿意敞开家门亦或是踏出脚步。空荡的大街被湛蓝如洗的天空覆盖着,在烈日的照耀下,几乎要冒出热气来。

我还记得那个不同寻常的一天。当时,我们一致的认为,上帝一定是抛弃了这个小镇。眺望远方干涸的土地,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曾经觉得微不足道的降雨是多么重要。世间万物都失去了应有的规律,只剩那永恒的炎热与干旱困扰着我们。

那个舞蛇人就是在此时来到镇上的。他打扮的像个埃及或是印度人,皮肤黝黑,头上裹着一块厚重的白布,一袭白袍下看不到任何的身体轮廓。他身背两个大筐,毫无声息的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我...

[科普/心理学]让我们来谈谈精神分裂吧。

首先,毫不避嫌的说,我个人就是一位精分患者。我并不对此感到羞耻,也不会隐瞒自己的情况,因为这一点都不会令人觉得羞耻,更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我要做的,是把这种病症科普给大家。

首先来说说我写这篇的原因

精神分裂,这是一种不算罕见,却被误解的很深的病症,有些人把它和人格分裂混淆,而更多人把患者当作不可理喻的“疯子”,给他们贴各种各样的标签,而这正是我所不想看到的,这也是我写这篇科普的原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心理学家,也没有多坚实的心理学基础,我只是想以一个患者的身份,向大家阐明一些关于精神分裂的事情,所以若有谬误,请各位谅解。

其次,我看到了很多为抑郁症,人格分裂症正名的视频和文章,我认为精...

各位国初加油!!!

想写血族bloodline pa的科拟与元素拟人,等码好设定就开始吧。

是血族bloodline设定的心理学……!!!
设定如下:
圣地精神领域圣武士,“精神导师”(尽管是女孩子但她本人要求用这个),念刃为“灵魂赞歌”,外号是“大姐姐”或者“心理学大姐姐”。
念刃效果:
“灵魂赞歌·始”:念刃的意识占据主人的身体,对指定目标(≤???人)的内心想法进行读取和分析。
“灵魂赞歌·斯金纳之笼”:催眠指定目标并让其成为自己的傀儡。
(其他尚未发现)
“灵魂赞歌·???”:据说是本人崩溃时使用的念刃,会使目标陷入异常精神状态。(存疑)
念刃为人形,不知为何心理学本人否认人形的存在,她称其为“心魔”,并一口咬定这是个怪物。
待人随和,温柔,有邻家大姐...

突然觉得自家科拟和剧版镇魂的设定很契合。
现在满脑子地星人心理学,异能是读心。

1 / 8

© 泠露.卡文迪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