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露。试图正经起来。

不入流刀子写手,发糖希望渺茫。偶尔画画,日常居多,三观不正谨慎观看。住宿党弧长致歉,每周回来处理问题。

为自己当年的狂妄画一个句号。记录了曾经那段日子里自己理解的变化,以后大概不会再去尝试了。
非常抱歉占了tag,婉拒撕逼,接受建设性意见。
顺便我真的是yog信徒。(…)

住宿狗一回家发现两本书都到了!!!可以说是非常激动了。
顺便表白太太们!!!!科拟本超棒!!!!
ps:那两个徽章已经别在笔袋上了23333.

反思一下自己。

刚刚在一位友人那碰了壁。
起初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认过去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写文的动机不纯,并不完全是我在某一篇中写的那样,希望那些饱受折磨的人被再次温柔以待,更多的像是在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这样顶着冠冕堂皇的理由满足自己的某些愿望事实上依然太过自私,接下来我会努力改正这些。
顺便一提,其实很久前(比氢还久)就想好了关于氯的剧情,但现在想想,可能我还没有能力驾驭这种严肃的故事,这篇大概会拖到很久以后了。
没脸打tag.

想了想,是不是我和大家对于虐的定义不太一样。
我所指的虐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甚至有时候我觉得虐的文章是在给所写的那对cp发糖的。
真写不来这种虐文啊…。

趁早上没人来发点耻物。
2p正片,劝各位不要去辣眼睛。
琳恩-自家氢。心障pa的衍生产物,顺便声明一下,这个pa几乎与元素本身没有任何联系,所以人物完全可以当做原创。
没有改掉迷之意识流但似乎是成功的改掉了每句押韵而且一段换一个韵的强迫观念。←仿佛一个OCPD.
…太耻了。

在想一件事,用语言暴力将产粮的太太逼出一个圈子真的是正确的吗?哦当然如果认为那个圈子是错误的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结论是,干脆圈地自萌,耳根清净。

随手写的。
大概是在描述一场自我抗争。

这是一条没有意义的鱼。

*有HxF倾向,注意避雷。
*弗洛伦丝-自家F.
“我曾沉溺于悲伤中。”她微笑着,如同在讲述一个晦暗的故事,整个世界顷刻安静下来,即使吵闹如弗洛伦丝,此刻也屈服于这沉寂。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到了永恒。孤寂具象化为虚影,自万物伊始而来,那个静谧的时代无声地孕育了一切。她昂起头,望向天际,那墨蓝中似有辰星闪耀,是过去不曾存在的。
“但是你救了我,不止一次。”紧随其后的是长久的沉默,她瑟缩着将双手束在过长的袖中,企盼用竖纹和先前留下的痕迹掩饰更多。“即使你盲目又愚蠢,甚至无法证实有一丝心智尚存。”
弗洛伦丝咬紧牙关,面露凶相,恶狠狠地向她扑去,含混不清的咒骂声和笑声一同爆发出来,而她无意闪躲,任凭拳头雨点般落...

精神/心理障碍设定

提醒一下自己。_(:з」∠)_

你的铃堡:

奉劝大家写精神/心理障碍设定或者题材之前查阅大量资料,不论是案例研究,论文,新闻,纪实书籍,专业书籍,纪录片,全都看一看。那种看了三天维基百科或者百度百科就来掰扯的,说实话,三句话就能看出破绽来。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域哪怕只选取特定的一个知识点也会牵扯到你对专业知识,社会问题,著名案例,医学历史的多方面知识储备,很少有人能够在本身不了解的情况下顾及所有方面,胡诌得令人信服。

另外写精神和心理问题要注意和时代背景、社会阶层接轨。比如说,古希腊PTSD患者,中世纪PTSD患者,一战PTSD患者,二战PTSD患者,越战PTSD患者,驻中东美军PTSD...

一个设定雷爆的氢。
指绘真难:-).

1 / 3

© 泠露。试图正经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