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露。试图正经起来。

当生存所带来的痛苦远大于抵制生存欲望的痛苦时,个体会倾向于选择后者。
泠露,请多指教。

一个没什么完成度的日常。

不知何时,我身旁多了条小黑狗,它总是安静的可怕,从不吠叫,也很少逃开。有时我会尝试着向它伸出手,那狗只乖顺地吐舌舔舐我温热的指尖,眨着那对充满负面情绪的黑眸子盯着我。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后来,一个没有面孔的人用麻绳缚住它,强行将它拽去什么地方。

下一年的早些时候,它毫无征兆地再出现在我面前,它成长了许多,大致已有半人高。我强忍恐惧偏头望着它发呆,黑狗咧开嘴,露出那一口滴着涎水的利齿。我颤抖着后退几步,但它紧追不舍,于是我陷入焦虑之中——它会一口吞下我吗?还是会慢慢咀嚼直到我失去意识?正在我的恐惧达到顶峰时,那个无貌之人又出现了,他尝试着用先前的绳索束缚它,但这毫无成效,他只得拿出铁链,强迫黑狗与我保持距离。

八个月后,锈蚀的枷锁难以抵御蛮力,终究是崩裂成一堆废铁,比我高上一倍的黑狗冲破束缚,一下子扑到我身上。我仰倒下去,无法动弹分毫,就如同提线木偶,任人摆布。它用粗糙的舌舔舐我的脸颊,一对深黑眸中只剩无尽的绝望,在它颈上的长毛下多了个项圈,一条锁链与它相连。借着好奇的驱使,我四处环望企图找到这连结的尽头。终于,我低下头,看到那金属链条的另一端,正绑在我的脚踝上。

存个日常。:P超好看的。

玩玩空间梗,感谢自家九号元素出演。ooc注意。
总觉得打tag会被打死。

pixir的特效真棒qqq.
一个PTSD氯。没脸打tag.

没脸打tag的草稿👋👋👋。靠滤镜撑脸,等马克笔来了再涂吧。
心理障碍paro里最具攻击性的四个👋👋👋可以叫社会组。bushi

屯点旧坑。没脸占tag…。
顺便问问有没有人来催我填填坑…。哪个都行。

接龙游戏

给自家大眼珠子打call.这个文风根本分不清楚啊哈哈哈哈哈。

JIK.:

化学元素拟人,心理疾病paroxx
不务正业xx
欠的文还在修改中,我的进度一向慢xx
  @泠露。试图正经起来。 ←接龙小伙伴


氟是被吓醒的,虽然记不起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但他可以感觉到心里空荡荡的像失去了一块,胸前的衣服被他紧紧拽住,手指关节发白。他往脸上抹了把,全是泪水。
环视一圈,他发现自己倒在孤儿院的走廊上。氟有些不解,这个点他应该在床上睡觉的,怎么会跑到外面来?他爬起来,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有道红红的印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着的。想了会儿,没啥头绪,他决定回去接着睡觉。
“唉……”
突然似有细微的叹息声在走廊里回转,氟回头,那里漆黑一片。如同一抹浓墨匀开,一切生灵皆沉寂于夜赋予他们那光怪陆离的梦景中,温习深埋于潜意识最深处的回忆。氟呆立在那儿,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觉器官出了什么毛病。在这样一个寂寥的夜晚,怎么会有人躲在走廊里暗自叹息呢——当然,除了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的他之外没有任何人会有理由。本着满足自己好奇心的目的,氟试探着向走廊的深处走去。
偶尔透进的几丝月光让他稍微增了点勇气,他本是胆小的人,但来自灵魂深处的一种莫名冲动推动着他,让他迈开脚步。氟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蹑手蹑脚地前进,像是怕惊扰到别人一般他努力不发出一点声响。终于他来到了终点,这里是孤儿院很偏的一个后门,门没有关紧,一束月光铺在他面前,似无声的邀请。心脏处传来很大的“扑通扑通”的跳动声,他心里有些期待又带着些许害怕。陈旧的木门发出历史般悠远沉重的声音,行动快于思维,他已将门打开。
月亮高挂,冷冷清清地照在门前的石阶上,在那里,没有人。
不可能,不可能,不应该是这样,一定会有人在的!心底似有人在尖叫,抗拒着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氟直直地盯着石阶,看了很久很久。

心理疾病paro的15号元素,暂定精神分裂症。(本来想画echo曲绘一类的后来发现越偏越远。)
平心而论,我也不知道我画的什么玩意。

@JIK. 停一停,停一停。过(mei)气老人禁不住这样的打击。x

下回lofter.临近中考暂时不打算填坑。头像图源萌凤疯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