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露.卡文迪许

“我也在用我的方式吊唁已死的那个自己。”

不入流刀子写手,发糖希望渺茫。
偶尔画画,日常居多,三观不正谨慎观看
婉拒一切形式的撕.逼。
感谢观看。

突然觉得自家科拟和剧版镇魂的设定很契合。
现在满脑子地星人心理学,异能是读心。

一个81号元素。

[原创/酸碱拟人]焓减熵增(一)

*从今天起我要开始尝试连载这个长篇了,bug很多,还望海涵。
*写在前面的话
焓减熵增,任何温度下正反应自发。

这次的主角安芷晗可以看作是我的一个缩影,所以她有一个可能不会被理解的结局,她是个普通人,有自己的优缺点,这是我们评判不了的客观事实。

要理解安芷晗,可能要先看看我。首先我声明一点,我讲这些并不是为了讨同情,只是给想知道的人一个交代。我在写这段话的不久前被确诊为精神分裂,其实我并不能接受现实,到现在我还在逃避。之前我知道自己精神状况不太好,但一直认为是单纯的抑郁,没有引起重视,结果就走到了住院这一步,即使是写这些东西的现在,我还是趴在医院的床上,在黑暗中一点一点敲出这篇文。我希望你们知...

[心障pa/氢相关]梦魇

*我流元素拟人心障pa,注意避雷。
*目的依然是希望他们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琳恩——Hydrogen.
奥西斯——Oxygen.
弗洛伦丝——Fluorine.
妮奥——Neon.
(一)
琳恩的笑容正在慢慢消失,正如短暂绽放的花陷入枯萎的阶段,一切使她开心的事物都化为灰烬消陨于天地间,仿佛从未存在过。她把自己关进屋子,终日面对那扇被涂成深灰的窗户消极地进行些无力的思考。在情绪稍稳定的时候,她也会回忆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本着计量自身罪过的目的,伴着一身刻痕和早已血迹斑斑的白色绷带,挣扎着在困顿的泥潭中奋力上行,却毫无成效。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琳恩的意识中偶尔会闪过这样的片段,但随即便被大量负面情绪掩埋...

今晚就是
日lof之夜
(暴言)

北落师门

*两年前的稿了,补得很烂,请慎重阅读此文。


埃里森有点反感他的好友。

事情源自几个月前罗伊·特雷顿的一次突兀的拜访,他淡金色的发丝上缠着树叶和树枝,心神不宁地砸着杰弗里家的大门。“埃里森!快!”埃里森担忧地拉开大门,眼神从落魄男子的身上扫过,“特雷顿?你…”“快点!关上门!”罗伊几乎是以一种逃亡的姿态跑进屋中,门口那块亮红色的地毯——有金色花边的那个被几个泥脚印抹上了污渍。而作始蛹者正坐在沙发上大口地喘息。

“埃里森,你一定要听我说。那个…他们是存在的!”又来了,埃里森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他的好友是研究神秘学的学者,在他读过一本禁书后就性情大变,整日说一些让人无...

一个文手试图画画。

真没想到要用这种方式诈尸…

[科拟/炼化]紫水晶

*这篇是紫水晶全稿,总数1w+字
*我流科拟,注意避雷。
*描写中若有谬误还请见谅。


我有太多话想对他说,可最终也只得保持缄默。
生物学曾十分严肃地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生老病死不过是机体理应经历的生命历程,你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个,因为我们是意识体,不老不灭。”我笑了,她依然太过幼稚,正如坚信氯气为盐酸氧化物的世人,未尝目睹过残酷的事实。只是真相一旦大白于天下,必然会引起一场变革,而孰是孰非,不过是一个过渡态的活化络合物,争论起来根本毫无意义可言。于是我对她说道:“那我们便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后来事实却告诉我,她确是上天的宠儿,这灾难从未降临于她。
这样一来,我便回忆起了遥远的过去。那时我还尚小,不...

2018.05.18

Day 8. 葬礼
《紫水晶》废稿片段。我流科拟,注意避雷。
顺便问问有没有人想看全文qwq

时间回到了成人礼的那天早上,他疲惫地将一个金边木盒递给我,说他身体不适,无法见证我的成人。难以想象的是,幼年的我竟听信了他的话,我看到自己在离他远去,却又无力回天。我想转头看那人一眼,可这身体不属于我,它的主人即将迎来此生最后的荣誉。几乎所有科学都到场了,却唯独缺他一人。哲学从我手中取出盒子,他神情似乎与这环境不符。
“那么,我来代炼金术宣读他的贺词。”哲学的声音在颤抖,我能体会到他的情绪,因为那也是我现在所感受到的。我想大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仿佛这样就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我亲爱...

1 / 8

© 泠露.卡文迪许 | Powered by LOFTER